酒一样醇香的记忆

时间:2021-05-11 03:17:56来源:珠海杰威创意设计有限公司 作者:上海市
     那些年父亲最爱喝酒,而我们却最痛恨他喝酒。
     
  那时我们家穷得叮当响,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,可父亲几乎每天都要用草绳系着破棉袄到镇上的酒店里去喝两杯。
     
  常与父亲喝酒的都是白胡子一大把、整天闲得发慌的老头,他们家里儿孙满堂,没有任何经济负担和后顾之忧。而父亲则不同,家里有五亩多田地等着他耕,镇中学有三姐弟等着他交学费,病床上还有一个长年患病的老母亲等着他拿钱回去买药。可父亲不管这些,只要到酒店里一坐就是一整天,只要一喝酒就什么都忘了。
     
  有时我们正在上课,忽然会有人跑到教室的窗口来喊:“陈二娃在吗?你的酒鬼父亲又喝醉了,正躺在大街上唱戏呢,你还不快去看看!”有时走在街道上,也会有人跑来拉住我袖子问:“你父亲欠的酒钱啥时还?不还我们可要来家里拿东西了啊!”
     
  亲戚朋友看到我们,也语重心长地教育说:“你们也是老大不小的了,为什么就不劝劝你们的父亲呢?你看看你们家的田,草长得比稻子高,再看看你们的土,全部放了荒,这样搞下去你们以后吃啥哟!”
     
  每受到一次嘲笑,我们都要回家与父亲大闹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一场。每次父亲都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深深地低着头,将脸痛苦地埋在手掌中一声不吭。可过不了几天,他老毛病又会重犯,天还没亮就急急的往镇上赶。
     
  为了帮父亲戒酒,我们想了很多办法,如将他的酒瓶藏起来,专门到酒店里去堵他,与酒店老板依次打招呼(他们平时闹得凶,可这时大多不理),都成效不大。
     
  记得有一年寒冬,学校即将放假了,可我当时学费还没交清。学校决定让我哪天交齐哪天再上课。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,我泪流满面地冲出学校时,耻辱和寒风几乎让我停止了呼吸。偏在此时,赶场回家的村人挤眉弄眼地过来“告密”说,父亲正在张哑巴的酒店里喝酒,已经坐了老半天了。
     
  一听此话,我的愤怒顿时像油锅里的火苗翻滚起来,支配着我旋风般的往酒店里赶。还没进屋,便听到父亲爽朗般的笑声和哧溜的喝酒声,这笑声和喝酒声更增添了我的愤怒,我一脚踹开大门,几步冲到父亲的桌前,捧起一大碗酒就浇在了父亲的头上。
     
  父亲和全店的人顿时惊呆了,他们愣愣地看着我。父亲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:“二娃,出了啥事……”我哇的一声哭着冲出了店门。
     
  父亲那天破例很早的回到了家。他似乎不敢面对我们,独自一人躲进了里屋。过了一会儿,便听到酒瓶清脆的破裂声。从此,我们再也没有看到父亲喝过一口酒,再也没有看到他踏进酒店半步。
     
  戒了酒的父亲更加沉默,他早早的就到田间劳作,夜很深了再回到家里,脸上的皱纹一天比一天深。再遇到别人邀请他喝酒时,他先是眼睛猛一亮,接着很黯然地说:“戒了早戒了,这酒有什么喝头?”
     
  两年后,我应征入伍。父亲赶了很远的山路来送我。临走的时候他犹豫了很久才说:“二娃,那年的事你还记不记得……爸爸不是贪了一口酒,而是心里烦啊!你想想,你奶奶生病一年得花几千元,你们三姐弟读书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而你妈妈是残疾人不能干丁点农活,一家人的重担都压在我身上,我只有喝酒才能找得到一点乐趣……不过你放心,你走后我一定想办法把家里搞好,更不会去喝酒。你就专心地在部队干吧……”
     
  在飞驰的列车上,我想起了父亲平时对我们的爱,想起了他为了支撑这个贫穷的家过早衰老了的身体,我不禁为当年羞侮父亲的行为深深懊悔起来。
     
  1995年10月,我的第一篇小说在西南某杂志发表了,我也收到了文学创作以来的第一笔稿费——150元。如何开支这笔稿费,我兴奋地设计了很多种方案,最后决定去买几本书。然而当我走在大街上时,不知怎的,就忽然想起了佝偻着腰,嗜酒如命的父亲,于是转了方向,到一家商店里给父亲买了一瓶“剑南春”。
     
  那年春节我回家探亲,闻知消息的父亲便早早的站在了村头等我。看到父亲更加消瘦的身子和微白的头发,我的眼睛湿润了,赶紧送上那瓶已放了很久的“剑南春”。
     
  同往常一样,父亲的眼睛猛地亮了,接着又慢慢暗了下去。他苦笑着说:“买这么贵的酒干啥?爸早已戒了。”我说这酒不同于一般的酒,它代表着儿子的一份心意。父亲抚摸着酒瓶半天没有说话,只是两颗浑浊的老泪从干涸的眼眶中急速滚了出来。
 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《华夏酒报》。
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,请订阅《华夏酒报》,邮发代号23-189 全国邮局(所)均可订阅。

编辑:车婉宁

广告

weixn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