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妥神”是个啥东西?

时间:2021-05-11 02:36:21来源:珠海杰威创意设计有限公司 作者:甘孜藏族自治州
插图:周舒扬
插图:周舒扬
  文世昌

  看了这个标题,恐怕不少读者都会云里雾里,搞不懂“妥神”究竟是人还是物,“妥神”究竟是啥东西呢?

  首先必须交待几句,“妥神”一词,初见于《重庆××》2006年第三期上的一篇文章,这篇文章的标题为《话说人民公园》。

  《话说人民公园》一文,篇幅较长,全文分四个部分。且不说文中把当年的中央公园(即今之人民公园)大门,说成在上半城的邹容路口是错的,单是在该文第四部分第二段落不过二三百字中,作者前后使用“妥神”一词多达五次,这是大错特错。既然文章里谈及“妥神”,“妥神”究竟是什么东西呢?读者难免要探问再三了。读者大惑不解?余又有辨微探源之痒,斗胆献拙,聊述一二,也还无妨。

  “妥神”为何物?作者自己是清楚的,作者的文章便如是说道:"妥神",是重庆人对流氓的称呼。"妥神桩",据说是杨森发明的,外形为方形木桩,高约两米,柱巅蓝漆白字"妥神桩",贯以铁链,铁颈圈。抓住流氓便用铁链锁颈,或背木桩游街,或就地锁住示众。……一旦被锁上"妥神桩",便状如癞皮狗……"妥神桩"的固定设置点,主要在现今的会仙楼街处、商业场和中央公园……”

  按照字面来讲,“妥”有两义,一是妥当,一是齐备。“神”,一指精神偶象、姓氏;二指奇异莫测,异乎寻常以及神仙、神灵、神道。很显然,“妥”与“神”连词,绝不是什么流氓,词典字典辞海辞源里亦根本找不到“妥神”条目,想必是作者臆造、胡编之词。

  细想来,弄出个“妥神”,文理不通,作者或许是没留意过文字学,也没有细读过汉代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,以及古今字、通假字的演变过程;又或许,下笔之前,忘了去翻翻方言字典之类的工具书,一时疏忽大意,这才授人以柄,难免贻笑大方。文坛上此类事多了,也不必少见多怪。

  闲话说罢,回头还是来再议议“妥神”。汉字大家族巴蜀方言里原本有“身单神”一词,作者恐怕是将“妥神”错当成了“身单神”,因为“身单神”与“妥神”,读音、声调,几乎都一样,难怪作者会弄巧成拙,读者会莫名惊诧了。

  身单,古为軃。“軃神”由“軃”与“神”连词,“軃”从字形看,实为“亸”字之讹,其原意是下垂。《康熙字典》说:軃,音妥,广厚也、垂下也。考其源,亸,原为“嚲”字,嚲之部件“享”,小篆后,隶楷作享,其形讹为身,于是,嚲遂讹为軃。后来又简化成了“身单”。

  “ 身单”字古已有之,并不是巴蜀独有。唐代大诗人杜甫《醉为马所坠诸公携酒相看》诗:“江村野堂争入眼,垂鞭嚲鞚凌紫陌。”这里的“嚲”即后来的“身单”。再如《聊斋志异·莲香》:“軃袖垂髫,风流秀曼。”文中之“軃”,今为 ,仍为垂下之意。《蜀语》称“下垂曰軃,音妥”。《蜀方言》云:“物下垂曰嚲,讹作 身单”《蜀语札记》说得更详细:“《说文》:垂,草木花叶垂,象形。引申为凡下垂之称。”又说:“读今音则假垂为之,读古音则假嚲或 为之。”

  身单本无贬义的“身单”,被人们在尾巴上缀上个“神”字,言其终日无事而两手常下垂者,再后来专指游手好闲,不务正业,跑滩打滚之人。巴蜀方言中的“身单神”,是含有鄙视、不屑,是贬义的,其语源正出自于此。

  如是看来,“身单神”是杂皮,是流氓,“身单神”不是个好东西!“妥神”既非人亦非物,更非名词称谓,这“妥神”也真不是个东西!

编辑:王晓雅

广告

weixn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